專家論譜

當前位置:家譜網 >> 專家論譜 >> 瀏覽文章

家譜研究會如何進行改革,才能適應新時代形勢的要求?

時間:2019/12/16 12:38:54
信息來源:本站綜合
發布:新聞編輯部

編者按:本文作者系殷蔚然。

我參加譜牒研究會活動,今年是第三年,講座是第三次。第一次是2016年,主要講修譜的創新,創新是新型家譜之魂,總結我在1994年編修出版《殷氏家記》和2010年編修出版《殷氏家記增補本》的創新思考和實踐體會,受到高度評價和點贊,與會專家認為“思想深邃” ,“語言精彩” ,該文刊登在《譜牒文化研究》2016年第1期“譜牒論壇”欄目首篇位置;第二次是2017年,主要講修譜活動的導向,對當前修譜熱潮的冷思考,針對傾向性的問題,提出解決方向的意見,講座受到與會者充分肯定,稱贊“有深度,有高度,有精度” ,該文刊登在《譜牒文化研究》2017年第2期“譜牒論壇”欄目首篇位置,《遼寧老年報》總編輯在沈陽譜牒會2018年會議書面發言中多次點贊此文的思想觀點;第三次是2018年,也就是今天這次,主要講家譜研究改革的思考。

這次講座,我對自己提出的要求有三條:一是定位要準,對譜牒研究會的定位,不是看章程中的文字怎么寫的,而是看實踐活動所體現出來的;二是站位要高,不是站在主編的位置觀察和思考,而是站在主帥的位置觀察和思考;三是思考要深,不是重復、照搬、引用別人現成的表面層次的東西,而是自己經過深思熟慮,反復咀嚼,精心錘煉,形成獨到見解,個性化語言。

希望大家也進行深度思考,相互交流,共同提高家譜研究的質量和水平。

一、以習近平深化改革的思想為根本指導思想,問題導向為基本思維方法,對家譜研究的實際進行分析思考

黨的十九大以來,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作為全黨全國的指導思想,已形成共識,可是在思想認識上和行為實踐中真正體現和貫徹,卻不是簡單容易之事,把習近平總書記針對全黨全國的一些話語寫在紙上并不難,難的是真正作為思想武器,緊密結合實際,在實際工作中見成效出成果,而選準結合點恰恰是思想水平和領導藝術的體現。

問題導向是習近平總書記關于思想方法和領導方法的一個重要內容,這就要求我們把問題思考深,研究透,不僅要思考研究普遍性涉及全局性的問題,而且要思考研究主要矛盾和矛盾的主要方面,也就是要抓的“牛鼻子”和“總開關”。

我想,依照這樣的要求,結合當前譜牒文化研究的實際,把我對一些問題的思考和看法,與大家進行交流。

二、改革機關化的思維定勢,準確把握群眾性學術性組織的定位

在座的許多同志,包括我在內,過去長期在黨政機關工作,幾十年閱歷和經驗的積淀,是很大的優勢,也形成了機關化的思維定勢,在家譜文化研究會這樣的群眾性學術性組織中,體現得很明顯很突出,在我看來,是主要矛盾。

例如:我們年年開工作會議,而不是開學術年會,不能看成是會議名稱問題,深層次是組織定位問題。

又如:我們習慣于縱向思維,工作方式自上而下,傳達貫徹,而不是學術研討,橫向交流,平等相待,以真知灼見取勝。

又如:我們定計劃做總結,著重于安排工作、項目和活動,而不是學術課題。

又如:我們文件和材料中,官話多,指令性、要求性、論述性話語多,學術性話語少,群眾性話語少,接地氣差。

又如:我們年終評選先進,是評先進會員,先進活動組織者,主要看組織活動的事跡,而不是評優秀家譜,優秀修譜文章,優秀主編和修譜人,以修譜成果論英雄。其實,表彰會可以開成生動活潑的交流會,像中央電視臺“詩歌詠流傳”節目那樣,把家譜中的生動故事,修譜人的甜酸苦辣故事,家譜印刷出版后社會反響故事,講給人們聽。

我認為,以問題為導向,進行改革,這是一個應首先和著重解決的問題。

三、改革對家譜專業研究的指導,要著眼普遍性問題

個人進行家譜學術研究,有不同的興趣,有不同的著眼點和側重點,無可厚非,但作為研究會的學術組織來說,進行正確指導,就應注重普遍性問題?!靶≡颇稀眴栴}已出版兩本專輯,今后再投入很多精力,實無必要?!安澈?“高句麗”等歷史課題,離修譜較遠,涉及面太窄,專業性過強,從指導全局的視角考慮,起不到“牽一發動全身” 的作用。家譜研究的課題,都應姓“譜” ,不姓“史” ,也不姓“志” ,更不姓其他 。從修譜的實際需要考慮,總結實踐經驗,編寫一本規范性科普性通俗性的家譜編寫簡明手冊這類課題,更接地氣。

四、改革對群眾性修譜的引導,要抓傾向問題

群眾性的修譜,包括家譜研究會會員的修譜,雖然是一家一族的事,但進行正確引導,是家譜文化研究會的社會責任,這種引導應著重于傾向性問題。2016年我在沈陽應邀參加一個家族的家譜研究聯誼會,留下最深的印象,至今仍然時常思考的問題,有兩點:一是,這個家族有些成員,自費到外省市參加古代名人的紀念活動,堅持幾年甚至十幾年,本族家譜已編修三部(種),他們的熱情、執著和奉獻精神,令人深受感動;二是,這么大量的人力、財力和時間,投向哪里,能取得最大的效果,進而深層次思考,當今,編修社會主義時代新型家譜,重點應放在哪里?是放在古代還是放在當代?形象地說,新時代的家譜主編,是當“考古隊長” ,還是當“創新尖兵” ,用時尚語言,是熱衷于頌古人,還是當家譜文化新潮流的弄潮兒。我的思考,應當是后者。

五、當前家譜編修和研究的重點是規范體例,提高質量

社會主義新時代的譜牒人,應該有新時代的豪情,新時代的志氣,新時代的作為,不能總圍繞近千年前蘇洵的“蘇式譜圖”和歐陽修的“歐式譜圖”打轉轉。我們研究會有18年的歷史,碩果累累,著作多多,有條件有能力在家譜體例規范和提高質量的關鍵課題上,下功夫,出成果,為今人和后人進行家譜編修和學術研究打好基礎,做出貢獻。

《譜牒文化研究》2017年第2期,刊登一篇《修譜五章法》的文章,說明對這個問題有思考,有成果,令人高興?,F在,圍繞文章涉及的內容進行探討,遵循問題導向的思維,采取“解剖麻雀”的方法,具體實在地進行分析研究,有利于研究的深入,質量的提高。

文章用近一半的篇幅,介紹“歐式譜法”和“蘇式譜法” ,從介紹知識,提供資料的角度,有益;把其作為“家譜新體例研究”的根據和指導,未把創新放在首要地位,不妥。

家譜編修和研究,可以師古,但我把創新放到新型家譜之魂的高度來思考和實踐,這個基本點,一直堅持,不會動搖,決不改變。我主編的《殷氏家記》1994年出版后,看到的第一篇評論是刊登在《圖書館建設》1995年第3期,趙世良寫的《喜讀新譜<殷氏家記>》,他是北京大學圖書館專業畢業的高才生,上世紀50年代公費保送蘇聯留學,回國后一直從事圖書館工作,發表這篇評論時是黑龍江省圖書館研究館員,正高職稱。他在評論中說:“日前有機會見到一部剛剛于沈陽出版的《殷氏家記》,體例新穎,內容充實,圖文并茂,裝印精良,堪稱佳品,足夠修譜者與研究者參考。驚喜之余,恐其不彰,故特為做一介紹,以報同好?!庇纱丝梢?,在專家眼中,體例創新,居于首位。

《修譜五章法》,“第一章 家譜序文,第二章 名人傳記,第三章 文化傳承,第四章 世系圖表,第五章 住址概況” 。文章強調“《五章法》,就是用五個章節,囊括編譜中所有內容?!?/p>

我想,以自己修譜實踐和思考為基礎,以自己對研究會的家譜研究活動和研究成果的觀察和思考為內容,從學術研究的視角,從提高家譜編修質量的高度,從家譜文化普及和發展的大勢,進行分析和思考,同大家交流。

一是,研究家譜體例,不只是發表個人學術見解,而是參與制定規范,必須有權威性的依據,符合科學的規范,經得起實踐的檢驗,經得起歷史的檢驗?!拔逭路ā卑选皻W式圖法”和“蘇式圖法”作為基本依據,這兩個“圖法”都是指“世系圖”或稱“世系表” ,而世系圖(表)在家譜體例中雖很重要,但只是家譜體例中的一項,而不是全部。從中國歷史文化大廈的三大支柱,包括家譜、方志和正史的權威定論來思考,家譜體例以方志體例作為基本參照,更接近,更穩妥,更準確。因為,地方志從春秋到現代,有兩千多年的歷史,已經形成了一種獨特的志書體,其基本體例有6種,即:記、志、傳、圖、表、錄,我以此為依據,思考演繹出家譜的基本體例有5種,即史(家史)、表(世系表)、傳(傳記)、錄(附錄)、照(照片)。

二是,“五章法”即章節體,是教科書體例,不適合寫家譜。

三是,“序文”是綜合性總述性的內容,與各章不是同“輩”,不能平列。序言和前言是各種書共有的,不是家譜特有的,如果把序文作為一章,那么,凡例、后記等,是不是也分別列為一章,形成“六章法” “七章法” ,顯然不能。

馬克思主義經典著作,內容經典,體例也是典范,一些著作一書多序,多篇序都按寫作時間先后排列,置于卷首,從未有把序作為第一章的。

四是,“名人傳記” ,不能放在家譜序言之后家譜實質內容第一位,而應放在家史和世系表之后。因為,家史和世系表是記述一家一族血緣、繁衍、變化、發展的歷史性全面性總體性的內容,傳記即使名人傳記,也是以個人為記述對象,順序排列必須遵循科學原則。傳記是家譜的主體部分,每個入譜者都應有傳記,不能局限于名人,至于名人和事跡突出者,傳記記述多,甚至加附錄,屬于量的差別,而不應是對傳記入譜平等權利的限制。

五是,“文化傳承”,不宜單列一章,作為家史的一個內容,屬於子項,家史寫家庭或家族的基本情況和歷史變化,家風、家教、家訓,文化傳承等,都可寫入。

六是,“世系圖表”應放在第二位,圖表應提倡多種多樣,表格式、樹枝式、寶塔式,都可以,相互比較,自己選擇,不能只限于一種,“寶塔式”也并非最佳,在橫排書中,加進豎排世系表,不一致,不協調,不方便。

七是,“住地概況”,是小項,子項的子項,“孫輩”內容,單列一章,差輩了,尤其當代,家庭人員流動多,住地變化大,寫得過細,沒有必要。單編一本《通訊錄》更方便修改,更實用。其實,現代人用手機存入住址和電話更便捷。

編修新時代的新型家譜,規范體例,提高質量,是個大課題,重要課題,家譜研究的改革,是更現實的大課題,不是一篇文章,一次講座,就能解決的。今天的講座,僅僅是點題,破題,最多也就是個提綱,如果展開,僅體例中的某一項,如世系表或傳記,都可成為專題。學術研究必須嚴肅,嚴謹,認真,較真,我一直堅持這種態度。為了準備這次講座,我思考了一周多,整理思考形成文字又用了一周,后來修改又用了三天。我要求自己把二十多年從事家譜寫作實踐和思考的精華,講給大家聽。這就是一位“80后”老人對家譜研究歷史責任的擔當和帶頭示范的行動。

今日熱點

最新更新

博彩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