專家論譜

當前位置:家譜網 >> 專家論譜 >> 瀏覽文章

殷蔚然:關于當前譜牒研究的宏觀思考和深度思考

時間:2019/12/16 11:59:29
信息來源:本站綜合
發布:新聞編輯部

我從2016年參加譜牒會活動,連續4年了。今天的發言,聯系幾年的工作會議和活動,談談我對當前譜牒研究的一些宏觀思考和深度思考。

一、對譜牒研究會定性定位和改革導向的思考

今年鞍山的會議總結改為20分鐘的大幕視頻,表彰先進分會和工作人員改為表彰各方面的代表人物。沈陽的會議改為以大家發言為主。這些變化和改進,都應該肯定。

但是,從譜牒研究會的基本定性和基本定位來觀察和思考,這些還不是實質性的。鞍山大會,95人參加,53人受獎,實際是表獎會。如果淡去熱烈的氣氛和形式,冷靜沉思,留下什么令人難忘的印象,有什么深刻的思想內涵,透過一個個獎狀,有哪些活生生的事跡,哪些真知灼見,哪些學術精品,這是需要認真思考和著力解決的大問題,唯一的出路就是改革。 

改革是時代的大課題,也是各個方面各項工作的大課題。對我們譜牒研究會來說,核心問題是改革機關化的思維定勢,從基本理念到指導思想,從思維方式到思想作風,從工作內容到工作方法,從會議名稱到會議程序,都要適應群眾性團體學術性組織的定性和定位,突出譜牒學術思想、學術研究和學術成果。

綜觀世界和國家學術組織,大至達沃斯論壇和博鰲論壇,小到地區性的學術組織都是開年會,發表主旨演講,進行學術交流,而不是開工作會議,總結布置工作。我們譜牒研究會也應強化和突出年會的學術性,簡化行政性的程序和內容。例如,名稱改成2019年年會暨2018年總結表彰會,總結和安排年度工作報告改為印書面材料,分會匯報工作發言改為像中央電視臺表彰各方面杰出人物那樣,由本人或他人介紹先進思想和先進事跡的精華。應該重視會議名稱,改變名稱是明顯標志,宣告改革之船啟航,而且具有導航和引領走向深水的深刻內涵。

二、對與高學歷譜牒學者進行學術交流的思考

2018年譜牒學術交流的一個突出特點是,沈陽譜牒學會突破了只在會員內部進行交流的范圍,聯合彭氏和尚氏譜牒文化協會,共同邀請遼寧大學文學院副教授、民俗學博士邵鳳麗進行座談和講課。她在北師大讀碩士研究生3年博士研究生4年,查閱研究家譜數百部,她的發言和講課,歷史跨度長,思想分析深,特別是把家譜凡例作為主課題,進行學術研究,令人耳目一新。

邵教授講課時強調,凡例在家譜中最重要。問題是,她的家譜學術思想中這個最大含金量和最大閃光點,是否引起聽課者的注意和重視,換句話說,你聽課時聽出來沒有。我注意到,她講課結束后,有兩位聽課者提出兩個問題:一個是,第十三代孫算不算爺爺輩?另一個是,文化大革命中的檔案如何處理?這么具體的問題,顯然不是需要大學教授回答的,所以,沒有得到回答。課后,只有一位同志給我打電話,就是范老,他說,家譜凡例這個問題很重要,咱倆可否合作研究這個問題?我非常高興地告訴他,咱倆想到一塊了,我正在寫一篇專文,一周內完稿。我于2018年11月28日寫完,29日清早通過電腦郵箱傳給他,當天下午就因眩暈病復發住院了。12月18日出院后,對文章做了一些修改和補充,通過電腦郵箱傳給了《譜牒文化研究》編輯部。

邵教授這次講課的題目是《中國人如何修家譜》,由于題目不是我們提出的,范圍比較寬,如果集中到家譜凡例的專題上,可能更好。

這次交流,還促使我們思考如何更好地安排高水平學術講座的問題。過去強調“好飯不怕晚”,好內容放在最后,如果安排在前面,影響大家思考和發言。邵教授在座談會的發言和講課,使我們認識到,“好飯要提前”,“好飯要早吃” ,聽了高水平的發言和講課,可以使大家在更高層次更高水平上進行思考和討論。

三、對譜牒研究基礎建設工程的思考

近幾年,學會開展了一些家譜宣傳普及活動,取得了成效,也有一些活動與家譜沒有直接關系。我認為,在我們的人力物力財力都很緊的情況下,應該抓住主要矛盾,堅持以譜為主,說話要靠譜,不離譜;寫文要靠譜,不離譜;搞活動也要靠譜,不離譜。與家譜沒有直接關聯的活動,可以不稿。 

鞍山譜牒文化研究會獲批準成立15年了,沈陽分會成立也10年了,總會年年出版期刊,也出版了許多專著?,F在要思考的是,如何取得與其歷史相匹配的學術成果,有哪些像博物館鎮館之寶的家譜作品,有幾部堪稱新時代家譜代表性的精品之作,如何編寫指導群眾編修家譜的科普作品,有幾位編修新時代家譜的代表人物和領軍人物。應該集中力量下大功夫做好基礎性長遠性家譜研究成果的建設工程。

回顧去年工作,也有值得總結的經驗教訓。實踐證明,寫一本如何編修新型家譜的科普著作,從討論意義開始,沒有抓住牛鼻子,家譜講座沒談凡例,是最大缺陷和缺憾。蓋房必須先搞總體設計,修譜必須先把凡例研究深透。今年應該把家譜凡例的研討放在突出位置,一次不夠,就搞多次。我自告奮勇做首次家譜凡例研討會主旨發言的志愿者。

遼寧是滿族比較集中的地區,編修和研究滿族家譜,具有特殊重要性,也具有區域特點,更是滿族譜牒人的責任擔當,過去有人把已出版的幾部滿族家譜如佟氏家譜當作靶子,大加批評,很不恰當,也不應該。我認為,應該持歡迎、鼓勵、幫助和支持的積極態度。尤其是佟氏族人主動聯系,克服困難,長途跋涉,向有關單位和部門贈送滿族家譜的做法,值得贊揚和學習。

我充分相信,在總會和分會的精心組織下,完全有能力完成譜牒基礎建設的大工程。

今日熱點

最新更新

博彩吧